求书名,关于一个学生和心理医生去哪里看的小说

睡前夜读一篇美文,带你进入閱读的记忆世界

建筑师中村好文曾为作家村上春树设计一座住宅,让他实现了“一个人安静地待在井底是我做了一辈子的梦”。而中村好文本人也被称为“最会书写的建筑大师”作为建筑师,他享受着在忙碌生活中寻找闲趣的日常是个对生活充满热情和新鲜感的乐忝派。

今晚的夜读摘选自《旅鼠:中村好文的欢快生活》一书他将自己比喻成“旅鼠”,不仅是因为作者本人属鼠,也是因为他喜欢四处漫游他以敏锐的感知力、细腻的笔触,写下了逗趣而丰盈、简单而美好的生活大小事

一周以后,我将动身前往意大利为了这次出行,三天前我就把旅行箱找了出来放在卧室的一角。真正开始收拾行李大抵总是在即将出发的时候在此之前的那段时间,我会将旅行箱嘚盖子一直敞开着随时想起什么用得着的东西就扔进去,我把这段时期称之为“胡乱投放期”从护照、机票到衣服、洗漱用品等,陆陸续续都被扔进了箱子

因为我每天都十分忙碌,以前都是出发前一天晚上才临时抱佛脚开始收拾行李,然后第二天一早慌慌张张地出門结果,到了旅行目的地我才发现——“啊,忘了带那个!”“这个也没带!”在经历过好几次这样的窘态之后大约从两年前起,峩开始尝试缓慢地、持久地收拾行李的方式——“小火慢炖式”

这种“胡乱投放式”行李收拾法的好处是,很少会忘东西(不能完全杜絕忘东西这让我很恼火),收拾行李的过程让我对即将开始的旅行有了一个具体的想象从而做好了旅行的心理准备。简言之在往旅荇箱里扔东西的过程中,心情自然而然地切换到了“旅行模式”

只是有一点需要注意——不小心就会装进多余的东西。“先装进去再说”“带过去终归会方便些吧”——像是这类东西一定要在开始阶段就干脆利落地放弃。这是要诀因为旅行不需要带那么多没用的东西,我想要让身体和心灵都轻装上阵以飒爽的身姿,迈着轻松的步伐踏上旅途。

写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旅行箱和行李的关系很像昰住所和家具的关系。

“ 把那些没用的破烂儿都扔掉吧! 只留下必不可少的为生活之舟减负!”这是英国作家杰罗姆·K·杰罗姆所写的幽默游记《三人同舟》中的一段话。这句话虽然创作于一百多年前但至今都称得上是一句敦促人们思考旅行方式和生活方式的箴言。

夏天嘚声音 夏天的味道

千叶县九十九里滨是我出生、长大的地方。这里曾因地拉网捕鱼业而兴盛一时在大量捕获小鲹的夏天,晚餐的固定菜品是小鲹鱼碎

所以,一到夏天我总是会想起做“小鲹鱼碎”时鱼头刀击打在菜板上发出的愉悦的敲击声。黄昏时分附近人家的厨房里都开始做小鲹鱼碎,从一扇扇打开的窗户里几乎同时传出菜刀和砧板的撞击声无数种节奏和音色时而同步,时而错开时而共鸣,編织成一首奏鸣曲回荡在小城的街道上。那种感觉就像是嘉年华前夕行走在里约热内卢的小巷

一说起“小鲹鱼碎”,大多会联想到一尛碟“将切碎的小鲹鱼肉与切碎的紫苏叶、姜末和野姜末拌在一起”做成的料理不过,我小时候吃的小鲹鱼碎完全是另一种做法前面峩也写道,“街上回荡着鱼头刀敲击砧板的声音”

我们乡下小城做的“小鲹鱼碎”,真的是将鲹鱼和调味料(紫苏、生姜、小葱、辣椒、大蒜等)用鱼头刀不停地敲打再加上味噌酱,将所有原料混在一起敲打制作而成的剁着剁着,就变成黏糊糊的类似“Namerou”(一种将生魚肉剁成黏稠状的料理)的东西颜色也变成了灰色甚至米色。由于鱼肉里混杂着细碎的紫苏、辣椒等于是就变成了“再生纸风格”的魚肉酱。

将剁好的鱼肉酱盛到大盘子里摊平厚度大约6至8毫米。这时候九十九里的传统做法是,将鱼酱摊成树叶形状再用刀印出平行㈣边形的印痕,以方便大家取用最后,在“树叶”上浇上大量的醋直到马上漫过鱼肉酱表面为止。好了终于完成了。

在吃之前先放叺冰箱冷却然后加入少许酱油,和刚刚蒸好的米饭一起吃……

啊!只是这样写着就让我口水流一地了……

带哪本书去旅行,一直是让峩头疼的一件事如果是一本超级有趣的书,以至有趣到令人废寝忘食那就会违背了旅行本来的意义:亲身感受旅行地的风光,眺望美麗的风景关注当地人的生活。可要是拿一本超级无聊的书去旅行那旅行就真变得超级无聊了。而那种能够让人很快就读进去又能够回菋无穷的书并不常有。

最近我便是为此而烦恼不已。在书架上物色了许久也没找到一本合心意的,无奈之下便将一本《俳句岁时记》(俳句歳時記)扔进了旅行包

这本书按照季节变化分为几个大的主题,下面又细分为时令、天文、地理、生活、节庆祭典、动物、植粅这种分类法简直是为旅行量身定制的,极大地引起了我的兴趣仅仅是将异国的风物对照归类至各种季节主题之下,就能令想象力获嘚无限膨胀如果再读上几句例文,就会感受到日本的气候风土和日本人特有的微妙情感——虽然此时自己身处国外

或许,可以这样说读一本书,会在你的旅行中创造出另一个旅行

书名:旅鼠:中村好文的欢乐生活

出版社: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楚尘文化

现在公号新的推送机制不再以时间排序,而是以用户的阅读习惯来系统安排这让我们的读者发现“文学报”公号提醒推送内容的时间变得飘忽不定。

读鍺的阅读视野正在被改变真正值得被看到的文章、多元的内容或许将淹没在同质化的大数据筛选机制里。

在目前没有确定的应对方案里只能希望大家多标注我们公号为“星标”,多点击一下文末的“在看”以及转发或留言。

让我们再次重逢无限相遇。

 dd小时候有阴影有轻微心里问题

弚弟白牡丹时期 是甜甜呀 甜甜的人 甜甜的恋爱

谢谢集美的投喂哇 ?????????

最后四个小时,快乐在向你招手冲呀???

王一博自从那天和肖战把话说开,俩人的关系也算过了明路之后他就飘飘然,走路都是自带bgm的浑身散发着恋爱的酸臭味!纪李和郭丞俩人再瞎也能看出王一博恋爱了,俩人万万没想到不但没把王一博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反而加速了这段关系的进展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郁闷的不行!

不过既然王一博选择了那他们会尊重他,也不会再说一些道听途说的事来吓唬他顶多就是俩人做王一博最坚强的后盾呗,能怎么办呢自家兄弟宠着呗!

“一博呀,你要是被欺负了一定要告诉我们,就算打不过肖战我们也不会让他好過的。”郭丞信誓旦旦的说

王一博每次看郭丞都像看智障儿童一样,谁让他是“嘴炮”呢但现在绝交也晚了,只能忍着了

这天王一博和郭丞、纪李在打篮球,这三人往那一站就已经是一道风景线了学校的女生听说这三人在操场,没一会的功夫学校的观众席就坐满叻人,有一半多都是来看王一博的谁让这个校草平时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呢!堂堂一个风云人物却大半个学期见不到!可怜了一群对怹芳心暗许的姑娘们了。

今天的王一博和传闻中的不太一样传闻校草王一博经常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来无影去无踪!只爱滑板不愛美人!学校里光是和他表白的男生、女生就不下10个,女生和他表白时他就跟人家说“我喜欢男的”男生和他表白时,他就说“我喜欢奻的”百试百灵,他也不在乎外面怎么传反正他也听不到。

但今天的王一博笑了不光笑了,他还和郭丞、纪李两人推桑打闹这还昰那个不愿与旁人接触的王一博吗?有情况一定有情况!

王一博的改变在那些花痴的女生看来就是“啊啊啊太帅了,笑了笑了……我的媽呀我死了……”“诶,你看……他是不是在看我……”咳妹子,清醒点吧他散光,他看不清你

而有的人就更大胆了,自以为长嘚漂亮又是在公开场合,大家都要面子仗着王一博不会拒绝就想上位,没错说的就是隔壁班喜欢了王一博两年的班花,中场休息的時候那个班花就开始搞事情了,拿着水走过来到王一博面前扭捏的说:“一博,你还记得我吗你上次……”只不过话没说完就被王┅博打断了。

“同学你有事吗?挡到我朋友了”王一博这个“直男”信号接收失败,丝毫不管班花要说什么

他后面的郭丞和纪李都偠憋不住笑出声了,腮帮子都快咬出血了而其他队友则是倒吸一口凉气,不愧是你酷盖。

班花眨眨她的忽闪忽闪的大眼睛不想信有囚还能不喜欢她,势必要拿下王一博她在心里想。

突然班花大声表白:“王一博……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谁都没想到班花能這么大胆在这种情况下表白,整个操场都寂静了不知道是谁突然起哄,“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后来整个观众席都在跟着喊!王一博也被震住了。

班花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她就是要把事情闹大,让王一博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她只要不拒绝,在所有人看来她就是王一博第一个接受的女朋友,这足够满足她那颗虚荣心她所有事都想到了,唯独没想到王一博不是她能够揣摩的要知道校草嘚称呼前,还有一个“唐僧”平时只有大家开玩笑时才说,但是也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我们小王同学如今可是有男朋友的人,必是不会給你们别人有误会的机会

郭丞刚要过来调和一下,便听到王一博说:“我有男朋友啊你们这些女生都不打听打听的吗?”

班花似是不信以为这又是他拒绝她的借口,便说道:“每个跟你告白的人你都这样说我不信”

王一博看着班花多了一丝不耐烦,“你们女生好麻煩啊”说着便掏出手机打了个***还开了外放。

“喂……宝贝儿……想你男朋友了吗”光听声音都能让一票女生怀孕,酥的呦……而這个音量刚好周围的队友和前排的粉丝都能听到

“有人跟我表白,我说我有男朋友她还不信……好了……没事了……”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挂了这个肖战,怎么不看情况什么都说啊王一博耳朵尖偷偷的红了!但他表面一本正经,严肃的说:“这回总信了吧”

班花这回再也不好厚着脸皮继续纠缠了,捂着脸跑了

王一博一看,20分钟过去了“耽误时间……”低头说道,而身边的队友听到后再一次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大哥,那是班花诶跟你告白你不骄傲也就算了,怎么还跟人家欠了你是的呢命运啊,你怎么如此不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大……哈哈哈……不愧是你,当代唐僧……哈哈哈哈哈……”郭丞笑的腰都要直不起来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嗎”王一博的问,不懂郭丞为什么要笑

“对对对……你说的对……保持住……哈哈哈哈……”

王一博不知道郭丞在笑什么,只当他是儍了下半场刚要开始,就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王…一…博……”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有远及近的大喊。

“不可能啊不会幻听了吧。”王一博想但是看着开始骚动的观众席,他顺着观众席的放向看过去刚刚***里的那个人现在就在眼前,王一博扔下手里的球跑向場边肖战的位置队友都蒙了,刚刚还在说人家女生耽误事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战哥你怎么来了?”王一博整个人都是惊喜的星星眼

“你不是说有人告白?我这个正牌男友当然要过来宣示主权了”肖战的声音不大,但巧的是全场安静如鸡所以他的声音就格外清晰。

全场开始了再一次的倒吸一口凉气……好了今天女孩子们不用吃饭了,光吸气都饱了

“我的妈呀,这也太帅了……我死而无憾了……”

“果然我不配活在这个高颜值的世界”

“好看的小哥哥都找好看的小哥哥了……让我这种老阿姨怎么办啊……”

“男神,你男朋伖好帅啊要好好在一起啊。”在一群女生的叽叽喳喳中这个浑厚的男音格外的清晰。

王一博算是没脸见人了拉着肖战就要跑。

“放惢会幸福的,不过你换一个男神吧他是我的。”肖战霸道而又不失温柔的说

“啊啊啊我死了……这什么神仙爱情啊……这什么神仙顏值啊……”

“这还是我们的酷盖吗?好奶啊……好像摸摸啊……”

“占有欲好强哦……我好喜欢……”

一阵风似的俩人就消失不见了留下了关于他们的传说,美丽的爱情故事

经过这件事后,王一博已经名草有主这件事就成为了G大的传奇事件大多数都是没有恶意的调侃和羡慕,只有个别的讨厌的声音却也可以忽略不计了,毕竟王一博根本不在乎但两个人在一起后,最大的改变就是有了肖战的监督,王一博也做回了一个学生该有的样子每天按时报到,偶尔……逃课早退

这天王一博和郭丞、纪李三个人在学校天台呆着,两个人僦听到一声接一声的叹气声“哎……”这已经是王一博叹的第十一口气了。

郭丞和纪李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四眼迷茫“一博,伱怎么了肖哥外面有人了?”明明之前还护短的要紧现在却一口一个肖哥的叫着,也不知道肖战对郭丞做了什么至于为什么叫肖哥呢?还不是因为某人占有欲特别的强“战哥”只能是他专属不让别人叫喽。

王一博理都不想理郭丞他转头问纪李:“战哥生日要到了,你说我送他什么好呢我也什么都买不起啊!”整个人都散发着“我很沮丧”的气息。

 “这种事你问纪李那个小古板有什么用当然要問我这个情场高手啦。”郭丞积极的举柬自己

王一博仔细一想也是,别看郭丞成天吊儿郎当的女朋友换的比内裤都勤,便问道:“那伱帮我想想送点什么的呢,要别人没有的又有惊喜,战哥还要喜欢的”

郭丞用一种很有深意的眼神看着王一博说:“那当然是把你洎己送给肖哥啦,你什么都不用干就脱光躺床上就行,我保证肖哥最喜欢的就是这个”说完还贱兮兮的冲王一博眨眨眼睛。

王一博当場给郭丞来了一个暴打土拨鼠“你满脑子都是***颜料吗?我就知道你不靠谱”如果仔细看的刮会发现王一博的耳朵都是粉嫩的。

“誒…诶……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打我干嘛,再说我也没说错啊上个床而已嘛,大家都是成年人反正我就想看美女脱光在床上诱惑我的樣子。”一边说一边漏出猥琐的笑容

王一博再也听不下去了,气呼呼的转身就走“诶诶诶,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郭丞在后面大叫着呼喊他

而当天晚上回去后王一博就查了一下男人和男人都怎么做,要做什么准备虽然他觉得郭丞满脑子都是***废料,但是有一點他没说错就是把自己送给肖战,那肖战一定是开心的!

虽然肖战总是对他亲亲抱抱的但是从来没有做到最后,他是不知道接下来完怎么做而肖战则是在给自己缓冲的时间,他懂但是他也把每次肖战的隐忍看在眼里,自己作为一个男人他当然清楚一个男人情欲上來时有多么的想要发泄,但肖战从来没有逼迫过他甚至都没有提过这件事,他喜欢肖战所以他现在准备好了,愿意把自己交给肖战從身到心,毫无保留他相信肖战。

王一博连续熬着夜学习了两晚才把男人和男人做的全部程序学会,他甚至还偷偷看了gv导致他现在呮要看到肖战就小脸红扑扑的,让人想要揉捏!肖战也发现了王一博的异常但是他还挺喜欢看小朋友这幅样子的,便没有询问只是在暗中观察,想要偷偷的了解小朋友都在干嘛

肖战生日的前一晚,在刘海宽的清吧办了生日party肖战那头只叫了几个铁哥们,那些想要攀关系的乱七八糟的人一律挡在门外!他也请了郭丞和纪李他知道自己小朋友缺乏安全感,虽然他很清楚自己的朋友不会为难小朋友但是囿两个熟悉的人在身边小朋友也能玩的放松些。

来之前他特意交代了不许他们灌小朋友酒也三令五申的要求小朋友只能喝饮料,等人到齊的时候肖战给王一博一一介绍,王一博知道这几个都是肖战在心里认定的兄弟他也给了他们足够的面子和尊重,不是一家人不进一镓门没一会就已经打成一片了,郭丞一直看不惯刘海宽他趁机想要灌醉刘海宽,一个劲的劝酒刘海宽则嘴角噙着笑,每一杯都见底!这头纪李和汪卓成一见如故平时半天蹦不出一个字的纪李,愣是嘴没停下过!

 而早就喝迷糊的薛洋则是趁着肖战出去的功夫拿着低喥数的水果酒过来跟王一博絮絮叨叨的说:“一博兄弟……谢谢你收了……嗝……收了这个阎王……我是真替你们开心……这杯酒……我薛洋敬你……你就是我薛洋过命的兄弟了……嗝……”

王一博实在拿一个酒鬼没办法,而且他想到今晚要做的事也确实想要喝点酒给自巳壮壮胆,便接过酒杯一口干了

王一博看看时间已经快11点了,他回去准备东西还需要时间便哥们肖战说能不能早点回去,他有点困了!肖战哪里会拒绝王一博便跟喝的东倒西歪都一群人说时间不早了……我先带一博回去了,你们自行解决

“诶……还没到15点呢……走什么……不是郭生日吗?”

“有男朋友没兄弟啊……”

“走走走……我们接着喝……”

其他人纷纷调侃肖战不够兄弟但却没有人真的阻攔,只是占个口头上的便宜罢了

回去的路上王一博假装很困的样子,窝在座位上眯着眼……肖战以为他是真的困了也没再和他说话,呔晚了肖战就把王一博带到了自己家,停好车后抱着王一博上了楼刚换好拖鞋,王一博就从肖战身上挣脱开说自己身上太臭了要去洗澡。

肖战没想太多看着王一博进了浴室后,他则是去厨房煮了两杯牛奶等小朋友出来喝

王一博洗漱好后,慢吞吞的拉开浴室的门看肖战在厨房里整理,他静悄悄的走过去站在肖战身后,“战哥……”软糯糯的叫肖战肖战转过身来整个人都怔住了,只见眼前的白嘚发光的小朋友穿着一件宽大的黑色衬衫正好遮住臀部,而仔细看就会发现小朋友下面什么都没穿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就那么露在外媔……而小朋友的衬衫扣上面四个都是解开的,是从中间才开始系……小朋友得脖静再黑色的衬衫衬托下更别有一番风味……像朋友xiong前的風光也若隐若现

他想起来了,小朋友手里一直都拿着一个袋子他以为那是小朋友给他的生日礼物,却没想到小朋友要给他的是这样的夶礼

时钟正好12点,王一博看着肖战走过去抱住他,踮起脚在肖战耳边说:“战哥……生日快乐希望你未来的日子都有我,现在……伱可以拆你的礼物了!”王一博说完这两句话已经羞点要钻地底下去了但是他没有做鸵鸟,而且坚定的看着肖战眼神里都是欢喜,期待

 肖战看着眼眸里闪烁着光的王一博,此刻的他一颗心都是滚烫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王一博?过了今天你就再也没有退路了”肖战爱他的小朋友爱到疯掉,他一边说不会让小朋友从他身边逃走一边又在给小朋友留退路,但他没想到今天王一博会把自己人退路堵死,只要和他在一起小朋友和他说希望余生都是他,28岁的老男人第一次整颗心都不受控制的跳动

“战哥,我不要退路你也别给我僦退路,我想要你!”小朋友的每一个字都在表达着坚定的信念小朋友要的,肖战自然愿意毫无保留的给他只要王一博要,只要他有

最后四个小时,快乐在向你招手冲鸭???

???? 有人要吗??

…………………………………………………………………

  写了好多伏黛有点累开始在秀哀冷坑里独钓寒江雪一下。

  话说我秀哀越来越冷了冷的我都要冻死了。大大们快产粮啊拜托(?????_?????)

  严重OOC我随便写写,你也隨便看看就好

  “加贺恭一郎系列的第11本。”他准确地说出数字指腹缓缓滑过书脊,在某一本停下

  “我借给了赤井太太。”兰平静地匼上书四目相对。新一疑惑地歪着脑袋想了想吐出两个字:“宫野?”

  兰笑了笑“你什么时候才能习惯叫她赤井?”

  “习惯了抱歉。”其实比起称呼她为宫野更熟悉的叫法还是灰原。他轻轻抿了抿嘴唇:“她什么时候开始读推理小说了”

  “是我看她闷在家里没囿事做,心情也躁郁不安才借给她本小说看。”兰解释说“自从她怀孕后,赤井先生对她的行动范围几乎是监视的……不能走太远、赱累了就打车回家、每天六点前必须回来、少做家务还拜托我多来陪陪她。”

  怪不得那家伙心情郁闷新一抽动了下嘴角。他瞥了瞥隔壁看起来一切风平浪静。

  她带上卧室的门有些懒洋洋的走了出来。

  他正坐在沙发上凝神盯着笔记本电脑旁边放着她下午读的小说,咑开某一页倒着扣在沙发上她走进餐厅打开了冰箱。怀孕的第四周食欲有些增涨。她的胃像个撒娇的孩子似的向她讨食物她从不拒絕。

  “你什么时候开始读推理了”赤井没有回头,敲击键盘的声音能隐约听见

  “毛利借给我的。”她慵懒的说旋开花生酱的盖子,嘫后长久地盯了一会儿叹了口气。

  他终于把目光从电脑屏幕移开:“没有食欲”

  “倒不是。”她咽了口口水还是有点饿,但是必须搞清楚固执是她怀孕后更加严重的毛病。“你动了我的花生酱”

  “挖了一勺。”他是不喜欢吃甜食的但是前几天突然疑心这个牌子嘚花生酱吃多了会不会对胎儿有副作用,于是挖了一点拿去叫化验室的同事检验变得对一切事物和潜在危险疑神疑鬼,也是他得知她怀孕后才得的毛病

  比如那天他突然觉得餐桌尖锐的桌角存在安全隐患,于是当即不声不响地订购了一张新的晚上宫野回到家,他问有没囿发现家里有了些变化宫野摇摇头说看不出。他伸开手臂骄傲地宣布他买了一张新餐桌。宫野看了看那张桌子和之前是一个款式,顏色也一样只是四角变成了温和的圆角。

  这就是她的丈夫赤井秀一。FBI响当当的王牌狙击手在她眼里不过是一个有多疑症和尖端恐惧症的脑残。

  她的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一下她应该想到的。他又把她吃的食物拿去检验了

  他不理睬她语调里的嘲讽,点了点头:“但要少吃脂肪和蛋白都有点高。”

  宫野志保翻了个白眼对着黏稠的花生酱发了会儿呆,空气中一时间静得只剩下钟表滴滴答答的声音

  “《妊娠日历》。”她呢喃

  “小川洋子的一本书。”她说拿着花生酱来到他身边坐下。赤井很高总让她很想顺势依偎着他的肩膀,她觉嘚很舒服

  “孕妇的日记?”他莫名地来了兴趣

  “不是,”她放下手中的玻璃罐酝酿了一下。“是孕妇妹妹的日记姐姐有了妊娠反應后开始变得情绪任性,挑剔妹妹做的食物不满意家中一切。妹妹开始记录姐姐的变化去医院做检查、从没有食欲到贪恋她做的葡萄柚果酱……几乎到一种疯狂的程度。但其实妹妹是一直知道的这种美国葡萄柚留有残存毒药,能使胎儿发育畸形煮成果酱的时候,不斷地端给姐姐吃的时候——都在想姐姐腹中的胎儿已经畸形到什么地步了她很想看到。”

  “怎么了”她为自己营造出的气氛感到满意。

  “后来那个胎儿怎么样了”

  “小川没有写。”她懒洋洋地说“只是妹妹在日记的结尾写她很期待胎儿的诞生。不觉得毛骨悚然吗”说着她慢慢挠上赤井的脖颈后面敏感而怕痒的地带。

  他腾出一只手抓住了她“你,”他深沉的绿眼睛锁住了她“在怀疑我往你的花苼酱里下毒?”

  她懒倦地打掉他的手那只手宽厚而温热,有力又安稳完美符合她想要的避风港的环境。她能在那只手掌里栖息、呼吸只要他不松手。但她不保证她没有想逃出去的时候

  “也许你突然产生‘啊,好麻烦有了个孩子还是趁一切还没成熟以前把他偷偷杀掉吧。’这样的想法也说不定”她开着惊险的玩笑,赤井的喉结涌动了一下她想着他怕是要生气了。

  但是没有他没有露出凶狠的生悶气的表情。宫野有些失望地从他肩上挪开并欠了欠身从他身体另一边够到自己未读完的书。

  “我明天去给你买一些适合胎教的书”怹说。

  “《格林童话》吗”她来了继续挑战他耐性的兴致,“我不想让我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沐浴在童话里那样就太可怜了。”

  “如果伱一定要胎教我可以明天开始给他读化学元素周期表。”

  “……”赤井再次输了她得意洋洋地看他投降的表情。心一软还是松了口:“那好吧,允许你买胎教书除了童话。”

  第二天赤井抱来了一摞厚厚的书放在太太面前宫野面无表情地看着书名。

  《福尔摩斯探案铨集》、《阿加莎·克里斯蒂小说精选》、《爱伦·坡悬疑小说》……诸如此类

  “不喜欢?”他觉得她的反应格外冷静

  “工藤帮我选的。”他骄傲地说

  “……难怪。”宫野抽动了下嘴角

  她把那些书都还给了他,叫他不要再相信工藤了最好绝交。晚上的时候他看到呔太津津有味地在读一本书,他跑去看名字是《格林童话》。

  第二天赤井起了个大早去找詹姆斯和朱蒂开会宫野是睡了个懒觉起来的。早上十点懒懒地起床,懒懒地加热赤井为她做的早餐并且在一些她喜欢的酒类上贴了“绝对禁止”的标签。她嗤笑

  宫野觉得自己嘚状态像是个身怀六甲的女人,整天软绵绵的只有在怼自己丈夫的时候才有精神头。但她觉得无可厚非暗无天日担惊受怕的日子终于過去,现在她理所应当地享受自由的闲暇和被宠溺的放肆

  今天的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把赤井的西装和自己的洋装拿去干洗店。很好仳昨天少一件。她满意地把清单对折塞进口袋

  出门的时候看到工藤了,他正趿着拖鞋站在院子里给草坪浇水。刚入夏他就已经换上叻短裤。宫野觉得如果旁边配一只金毛狗看上去还真像美国电影里的居家男主人。

  工藤抬头看到宫野抬手打了个招呼。

  宫野想到赤井帶来的胎教书努力忍住翻他白眼的冲动,也道了声早上好

  “…干洗店。”宫野吝啬地从嘴巴缝儿吐出三个字“走了。”

  “蓝鲸鱼”她不情愿地说。

  “那么远”他啧啧地说。“我送你去吧看在你辛苦地为赤井先生孕育生命的份上。”

  宫野听了他的话有点想笑简矗要笑出声了。但那家伙好像是认真的他关掉水管,从裤兜里摸出钥匙“等我一下,回去换件衣服”

  莫名其妙的就上了工藤的车,宮野开了点窗户吹着迎面而来的凉爽的风觉得这样也不错出于客气,她问了兰怎么不在家以及他今天为什么没有去事务所这两个问题

  “兰和园子一起去购物了。我的话倒是难得的清闲上次的案子刚刚解决,暂时还没有委托人除非警视厅那边有连环杀人案的新进展,峩才有的忙啊,准备在下个月招个助手进来灰原有没有推荐的人选呢……”他滔滔不绝,宫野吹着风盯着后视镜里自己死灰的脸只覺得后悔引起了话题。

  “有啊黑羽快斗。”她无情地说谢天谢地,工藤的念叨戛然而止她难得地得到了一阵短暂的安静。她在心里默默感谢了怪盗基德的名字

  她说不清这两个人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但他们总是有点什么的她懒得去过问。

  “好像快没有油了我绕幾条街去加个油吧。”工藤有点不自然地说宫野说好。反正她一整天只有这么一件事需要做多兜兜风也无害。

  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是赤井打来的。她按下接听键

  “么西么西。”她懒洋洋地说

  “没有。明知故问”她说。她知道赤井给她的手机装了GPS定位在她怀孕前僦装了,他怕她走丢

  “我就是看你的路线有点异常才打来***的。”赤井低声说

  宫野瞟了一眼驾驶席的工藤,玩心大起“啊,是朋伖送我过来的”

  一旁的工藤狐疑地投来目光,宫野压抑着笑意继续演戏:“就是那个嘛……你认识的我想不起名字了。”

  “……”那边陷入了死寂宫野捂住***偷偷乐了几声,工藤问你在干嘛她只是嘘了一声。

  她无比确信赤井秀一在吃闷醋这正是她百无聊赖的日子裏的乐趣。

  “能说的再明确点吗?”他似乎打定主意要知道太太上了谁的贼船

  “哎呀呀,就是那个嘛”她终于忍不住笑出来了,“上次峩叫你跟他绝交的那个”

  随着身边的工藤高声惊呼的“诶诶诶?——”,赤井在***那端松了口气般的无奈

  宫野乐不可支,挂断了***後把它滑进怀中的手提袋里面装的是需要干洗的衣服。

  工藤一路上没有说话他说除非宫野给他解释清楚什么叫“上次叫你和他绝交的那个”,不然他会一直冷战宫野倒觉得正合她意,能享受一个孕妇该有的清闲宁静但这份安静没能持续多久,他们到加油站了

  宫野丅车去洗手间,工藤在车里排队加油她下车的时候看到外面的天红的厉害,像美国西部电影里的才出现的那种画面:猩红的天空、末路窮途的狂奔、废旧的吉普车和荒芜的加油站空气里应该是隐隐的躁动,车子沾染尘土几乎只剩一堆废铁但遗憾的是工藤的车子还是崭噺的,日本产的坐起来很舒适,让人觉得高贵

  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工藤已经加完油了,他把车子停在一边等她但只是把车窗徐徐落丅。“抱歉了我要赶到警视厅一趟。”他挂掉***对她说一脸跃跃欲试的兴奋。“连环杀人案的最新现场出现了”宫野熟悉地叹口氣:“警视厅是往相反的方向吧,我自己走去干洗店好了”

  工藤迟疑了一下,但案件的吸引力明显高于“正在为赤井孕育新生命”的宫野他露出抱歉的微笑。

  “衣服”宫野伸手,倒在副驾驶位上的纸袋被他拿起来递给她“真的抱歉,下次请你吃冰激凌”他说。

  “┅言为定”别让那个多疑症FBI知道就好。她想他觉得冰激凌对孕妇是极其危险的。

  工藤迅速开车离开了她慢悠悠地往蓝鲸鱼干洗店的方向走,把衣服送去并付了现金才发现手机不见了。

  她努力地回想接完赤井的***后放进了手提袋里,但里面并没有一定是落在工藤的车上了。

  没有办法只好等大侦探破完案再还给她了。

  “发现了连续杀人案的最新现场……”糟糕她扶额。GPS赤井为她装的GPS。

  现在那个GPS定位圆点一定在诡异地飞速移动从日本警视厅到案发现场,如果是连续杀人那么他可能不止去一个地方。宫野想了想还是从口袋里摸出两枚硬币,找到了最近的***亭

  第一个***是打给赤井。要告诉他手机落在了工藤的车上并且叫他来接自己。可是忙音响了半分钟无人接听。他可能在开会

  第二枚硬币投进去,打给的是工藤依旧是忙音,她在心里祈祷他赶紧接***通了,他似乎在跑步重重喘着气:“哪位?”

  “工藤君,是我灰原。”她抓着话筒“我的手机好像落在了你的车上。”

  “啊我没有注意。可能是掉进座位缝里了”他火急火燎地说,宫野听得到那边灌满了风的声音“抱歉,我现在有点忙等我回去了把手机还给你。再见!”

  宫野还没来嘚及阻止他工藤已经挂掉***了。她恶狠狠地把听筒甩回去口袋里空荡荡的,仅剩的两枚硬币也用光了那是她往返巴士的零钱。

  没囿办法她只能走回去了。走路也挺好她很久没有独自散步了。

  天是烈火赤透着模棱两可的橙。云朵大块大块地烧起来烧不完。宫野觉得前面的路上总有一个为左轮手***上膛的西部牛仔等着她他粗犷英俊,皮肤黝黑把她拉上马,策马狂奔路过一棵棵巨大的仙人掌,路过一家传来***声的酒吧然后纵身——跳入尽头的悬崖。扑到猩红的天上去

  “***,绿灯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宫野恍然從自己的世界里醒来斑马线上的行人奇怪地盯着她,她眨了眨眼睛红是信号灯的红,不是末日的天空她转身寻找声音的来源。

  “……果然没有人记得我姓降谷了”他变半月眼。她也是她那烦人的FBI老公也是,还有那个长大的小鬼也是所有人好像都只记得他的名字叫做安室透。

  “你去哪?”她不理睬他的吐槽

  “刚把网球拍送去护理,现在在回去的路上”

  接着他很自然地问宫野要不要去喝杯咖啡,她想了想说好安室和她幻想的西部牛仔只占了30%相似度,但并无大碍她觉得高兴就行。

  她已经懒得向安室借手机打给赤井了她觉得這会儿工藤肯定已经跑遍了全日本,赤井看到一定会觉得又是她的恶作剧之前她是这么玩过的,把定位器弄出bug赤井打来***问她你跑詓太平洋小岛做甚?她乐的在床上打滚。

  狼来了的恶作剧她是一遍遍喊给赤井听赤井还偏偏每次都上当。她知道赤井不傻但就是每次都紦她的玩笑当真。久而久之她觉得自己丈夫是真傻了

  反正这次他如果看到她的GPS定位跑遍了全日本,肯定觉得又是她在耍他她索性不予記挂。高高兴兴地挽着安室的胳膊去马路那边的咖啡厅了

  安室像是孕妇之友,温和地为她点了适合的咖啡并且向她疏通了妊娠期间的小問题她和安室沟通时非常愉快,不像和工藤或自己老公那么愚钝她一说起她的厌食和燥郁,他们会露出困惑的表情:“那你为什么会这樣呢?”宫野总是想打人

  喝了很久的咖啡并聊了天,安室打车送她回去他们的出租车驶到离宫野家两条街的距离时她注意到街上出现了佷多黑色的车子,有些面目可憎的外国人打着***四处张望宫野本能地往安室身后躲了躲,安室目光警惕地打量了半天说:“是FBI。”

  宫野“哈?了一声他们下车。还没走两步就听见身后摩托车熄火的声音世良真纯大呼小叫地跑过来抓住她的肩膀:“我的姑奶奶你跑去哪儿叻!你知不知道在日本的FBI全都出动找你了!”

  真纯说她正上着课被她大哥喊出来说宫野丢了,叫上你二哥一起出去找可怜了羽田秀吉,明明苐二天还有将棋比赛今天正闷着头在房间睡觉,被赤井一嗓子吼了起来两兄妹不敢怠慢生怕赤井一***突突了他们,利索地起来跑去找宮野

  宫野听得一愣一愣的,好像还没缓过来神这时候赤井走过来了,她打了个激灵她认出他这幅表情是真生气了。他一生气脸就更嫼目光狠得像一头豹子。宫野严阵以待准备接受他的怒气。

  但赤井走过来只是把她一把抓进了怀里一点都不温柔,甚至可以说得上粗鲁他长而有力的手臂几乎是钳住她的后背。宫野从他的肩膀看到真纯的脸:“嘛……大哥是真的急了嘛还把针织帽抓下来了。”

  宫野惢惊胆战慢慢松开他。“你出动FBI就有点过了”她憋出这么一句。

  他面无表情:“我信不过日本***”

  一旁的安室嚷嚷着插嘴:“喂喂喂!紦你老婆送回来的就是日本***!”

  “那只是巧合。”赤井反驳两个人就在家门口这么你一句我一句地吵起来了。宫野笑了笑独自进了屋去。世间多纷扰她要安安静静地胎教了。拿起那本《格林童话》的时候她突然很想开始写故事。

  深夜宫野擦着湿淋淋的茶色短发從浴室里出来,赤井正坐在她的桌前读她下午写的几页小说手稿

  “这是什么东西?”他压抑着惊疑问。

  “我的小说灵感来源于小川洋子嘚《妊娠日历》。”她打了个哈欠走到他身边。

  他非常怀疑地盯了她一眼似乎在说“你确定?”接着他大声念出她的小说。

  “x月xx日晴紟天丈夫赤坂秀一又给我的花生果酱里下了毒,我想我一定要逃必须保住肚子里的孩子……我假装去干洗店,其实是为了和邻居伊藤新┅私奔后来还是被安藤透抓住了。安藤是赤坂秀一的亲信他杀了伊藤新一,把我带了回去赤坂很生气,非常生气但他没有杀了我,他就是喜欢慢慢折磨我、摧残我和孩子的生命他就是这么一个有癖好的变态。其实我都是知道的他这么做无非是……想和安藤透在┅起? ?”他重重地念了最后一句,抬起头等着他太太解释

  宫野若无其事地举起水杯喝了一口,叉着腰问他有什么问题吗?赤井问你不是写的昰悬疑小说吗?宫野说我什么时候跟你说我写的是悬疑了累了,睡觉说罢便扭着腰爬上床。

  赤井秀一看着懒洋洋地钻进被窝里的他的妻孓宫野志保。虽然外人都称赞她是一个冰雪聪明、厨艺精湛、高冷美丽的女人但其实在他眼里,她无非是个超爱怼他、聪明从来用来耍自己老公、还有点微微小腐的迷人精罢了

  但是,怎么办他就是爱死她了。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心理医生去哪里看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