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有宝宝可以用每天然三用功能香氛吗?

  宁清晓眉心一跳,有些不太理解身后这位“岑总”此刻的反应。
  是纯粹的觉得这事挺可笑还是嘲讽她这处理方式?亦或是,只是单纯的欣赏她这解决态度?

  宁清晓短暂的失神在戴然看来就是故意给的难堪,即便刚才是有意泼她,但被人这么直白的拂了面子戴然自然不甘,她冷笑了声:“不太明白宁***这是什么意思?”

  宁清晓回神,笑着眨了下眼:“戴***这杯酒可是全洒衣服上了,这衣服估计也是不能要了。”
  她话里话外明显的表述着:所以你赔我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被这话堵了下,戴然冷脸想发作,孟源却是突然凛目道:“这订婚你还想不想办了?”
  戴然愣住,倒是彻底安静了。

  没想到来了一趟还能惹上这烦心事,宁清晓简单擦了下打算离开,她一抬步才想起来身后的男人全程看了戏,这会不知道是不是意犹未尽,还站在原地不散场。
  宁清晓不想多说,颔首示意:“先走了。”
  “宁***,”他开口,声调清浅平缓,“你对香水很感兴趣?”

  宁清晓动作停住,想起刚刚孟源提起的“岑家”,还算谦逊的回道:“还好,只是大学里接触的——”多点

  “清晓。”突然过来的宁清昀打断两人的谈话,他紧皱的眉眼在宁清晓身上短暂停留,“怎么……”
  一抬头,瞧见另一人,他讶然:“岑总?”
  岑晔点头应下,漆黑的眸子又转回来,似不在意宁清晓是否认出自己,他率先伸出手:“岑晔。”
  宁清昀忙介绍:“这是Volel的岑总。”

  Volel,一个在国内外都享有盛名的国际奢侈品品牌,旗下涉及化妆品、护肤品、香水、香氛等多种产品。

  自从去年备受瞩目的“珍贵”香水系列面世后,短短数月,在香水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销售高峰,7,8两月香水GMV高达10.08亿,同比增长51.36%,营业利润同比增长34.17%,而Volel也紧跟着宣布旗下香水及相关延伸行业将在未来成为他们在美妆市场的重点突破。

  香水研发,也成为了他们这两年来的重点打造项目。

  宁清晓刚才就有猜测,所以这会也不算多意外。只是视线下垂触及男人的手时,她忍不住多瞄了几眼。
  他的手很漂亮,肌肤偏白,纹理清晰,指甲的长度不偏不倚,修剪的圆润整齐,上面一尘不染,还泛着柔和淡亮的光泽。
  她压下赞叹,伸出手轻握了下:“宁清晓。”

  听见宁清昀说到“妹妹”这个词时,他眼皮淡掀,缓缓重复:“妹妹?”
  或许是看出岑晔的疑惑,宁清晓神色自若的接过话:“他是我堂哥,我爸妈走的早,从小在我大伯家生活。”

  岑晔风度极好,听见这话,他礼貌颔首:“抱歉。”
  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宁清晓习以为常。屋内典礼开始的声音响彻整个酒店,她也没了心情,尤其是身上还黏腻着酒水,总有些不舒服。
  和岑晔道了别后,宁清昀带着她先离开。

  回去的路上宁清晓才从她哥口中得知,这位今天见到的岑总并不是去年“珍贵”系列的执行人,他和宁清晓一样,也是最近刚从国外回来,接手Volel刚满半月。
  宁清晓拿着手中刚得的Volel名片不解:“那之前Volel的负责人是谁?”

  “他哥,岑致,不过接下来一年Volel的国外市场对接业务都会由岑晔代管接手。”宁清昀说,“知道你对香水感兴趣,今天也算是意外认识了,说不定以后在香水方面会有交集。”

  宁清晓自然明白宁清昀的意思,她回来一个多星期了,也该着手之后的事了。
  或许是大伯母周秀华的态度太过明显,她大伯这段时间倒也没提去公司的事,只说让她先在家好好休息,可以多出去走走。

  唯一不同的是,大伯母周秀华最近带着她喝了不少的下午茶,宁清晓不好一直拒绝,时间久了,什么陈太太,张太太,李太太在她耳边嗡嗡翁的就没断过。

  宁清晓不傻,长辈两人的意图这么明显,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豪门世家,这事可太正常不过了。

  手机微博一条条的私信不断涌入,全都是粉丝问她什么时候上来拔草。

  在国外四年宁清晓除了专业知识也不是毫无收获,因她对气味的敏感程度高出常人,所以早在大二那年开始在微博营业,测评香水,做些视频分享种草。
  现如今,她也是个粉丝上百万的香水博主了。

  从国外回来这一个多月宁清晓都没怎么上线,等到深夜家里都熟睡了后她才从行李箱里翻出那几个工具包。
  熟稔的戴上口罩,头岁随手松散的半扎,只露出一双水波盈盈的娇艳美眸。

  “Hello,亲爱的,这段时间有些私事要忙所以一直耽搁了,先跟大家说一声抱歉,为了补偿,会从评论里抽取二十个粉丝,随机赠送10ML的香水小样。”

  她朝着镜头展现了几个最近刚出的系列产品,这才直奔主题。

  “今天要给你们推荐的是一款J家木质馥奇香调的中性香水,前调呢是由葡萄柚与柠檬结合而成的淡淡水果香,虽然是木质香,但葡萄柚的水润呢又不让香水的整体太过苦涩,刚喷出来就有一阵很独特的清新香味。”

  宁清晓往自己手腕喷了一些:“香水味不是特别浓,刚好适合这个季节的使用。”

  “它的中调添加的是松香、茶叶和百合,丝丝缕缕的百合结合木质的香味,余韵悠长,温柔简单,而且加上还有一丝的胡椒天竺葵,绵软的百合与辛辣的胡椒相融合,生出一种以柔克刚的感觉,前调一散去,便是这种柔和又温暖的木质香味了。”

  又把几瓶香水做了个对比,确认没有遗漏宁清晓才朝镜头挥了挥手:“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结束了,还有什么疑惑的话你们可以在评论下留言,我看到会回复的。”

  保存视频,对屋内的场景打马赛克,又检查了一遍没有任何可以暴露的死角宁清晓才把视频上传。
  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给宁家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视频刚一上传,宁清晓的***就响了。
  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立马接起:“你到家了?”

  全忆是今天刚下的飞机,本来说好要去接她,不过那丫头一如既往的见色忘友,直接抛弃了宁清晓。
  两人是从小在一个学校的同班同学,一直到大学各自才分开,但这些年,联系一直不断。

  “刚到,本来还以为你睡了,看你在微博发了视频。”

  微博香水博主的身份只有全忆一个人知道:“那你这次回来那些香水还有那些材料怎么办,总不能直接在你大伯家里设个工作室吧?”

  宁清晓原来在国外时专门租了个小房子放自己的那些测评香水以及收集到的一些昂贵香水原材料,她有时自己也会用化学方法提取试验,方便不少。

  “这不用担心,我城西那边还有套上百平的公寓。”大学期间因为做博主攒了不少流量,宁清晓也有点小资产。

  那边响起全忆开门扔箱子的声音,她脱了高跟鞋,往沙发上一趟,身上的珠宝首饰闪闪发光。
  “宁清晓,你说说你,一个光荣的烈士子女,家里条件也不差,自身条件也优越,加上你爸妈留的那笔钱,算不上富婆,但一生无忧总可以的吧?”

  这是全忆早就想说的话了:“宁清昀爸妈吧虽说是疼你,但也能看出来,多少跟亲生有点差别,你那情况不用我多说你也清楚。”

  她斟酌着劝着:“要不你就争一下,进公司里拿点分红替自己提前做打算?”

  宁氏是大伯宁霄白手起家的企业,宁清晓父母去世后宁霄疼爱她,这么多年一直想赠送股份给她,都被宁清晓拒绝了。
  已是深夜,暖色的屋内一片寂静,只***里全忆还在喋喋不休的劝着。
  宁清晓困得打了个哈欠,揉了揉耷在一起的上下眼皮,瘫在床上:“太困了,先睡了吧。”

  全忆知道她心里的顾虑,也没再劝:“行吧,明天再跟你说。”

  第二日两人约好一块去逛街,全忆家里开珠宝店的,一回来先拉着宁清晓到门店里又试项链又试手镯的,直接搜刮了几个新款装包里。

  “没关系,反正我刚回来,我爸由着我作。”全忆的头发比原来短了一些,长度只到耳后根,说话性格都是大大咧咧的,活的自由洒脱。

  “你爸估计也就放纵你这一个月,下个月就断你伙食。”

  全忆现在才不怕,断了伙食她也还有男朋友,没男朋友宁清晓多多少少也能救济她点。
  只是全忆很少向她张口。她知道宁清晓要存钱的原因。

  瞥见宁清晓耳朵上刚买的限量耳环,全忆“啧啧”摇头:“宁清晓,你说说你现在像是缺钱的人吗?”
  耳坠上的钻石流光溢彩,价值不菲。

  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很爱钱,但也会花钱。
  钱嘛,总要自己挣才能自己花。
  只是将来后的不久,全忆也没想到,这位小富婆的挣钱方式会那么……独特。

  两人又逛了会,本准备去吃饭,瞥见香水店的时候全忆皱眉闻了下自己:“昨天踩雷了,陪我去换个香水。”

  “目前装修公司那边已经全面竣工,预计在七月中旬左右会在国金中心开设本市第五家香氛精品店。”
  岑晔上任后,并不满足于完全领跑香水市场,同时也在其他产品方面提高了一些关注度。

  最前面的人低声应着,他身后跟了各个部门的高管,今天不是他们第一次巡视门店,但因为还没摸清新老板的脾性,也不敢马虎大意。
  助理邓尧又翻了一页香水上个月的网上成交量,说:“女性香水占比56.16%,其中中性香水占比第二,增速较快。”

  这也是昨天岑晔就在会上指出的现象,接下来的半年他们在香水上的研发会明显偏向于中性香水。
  他低低的应了一声,算是回应:“去三楼的门店看看吧。”

  门店内全忆正挑剔着店员拿来的几款香水,她皱着眉,哪哪都能挑出问题:“你说啊,这款是少女香,陈慕朝会不会喜欢啊?”

  “还有这款是偏冷调的中性香水,我倒是挺喜欢的,但陈慕朝说他好像不喜欢我涂浓烈的香水。”

  已经逛完一圈闲得无聊撑着下巴发呆的宁清晓终于忍不住了:“是你用又不是他用,给他闻的话那你就给他买一瓶他喜欢的。”

  店员一听,正要上来推荐男士香水,全忆一本正经的摆了摆手:“宁清晓,你过来。”有这么一位香水大师在这,她不用白不用啊。

  男士柜台那边的销售员主动让出位置:“这边是我们今年的新品,您可以看看。”
  宁清晓倒是对新品不感兴趣,努力搜寻她曾经见过的陈慕朝,最终放弃:“你家陈机长在你心中是什么形象?”
  “英姿飒爽的翩翩少年!”全忆脱口而出,引得旁边的店员低头憋笑。

  宁清晓懒得再问,指着柜台下的一个绿色瓶子:“这款是你家去年的山泉系列吗?”
  确认是那款,她朝全忆点了点头:“这个可以,香水的寓意就是淡雅少年,一尘不染,而且留香时间长,但我个人不太喜欢他的前调,乳化剂的成分搭配的不太妙。”

  “或者这一款,”宁清晓又指了一个白色的瓶子,“中调是西西里的佛手柑,搭配黄葵籽的明朗馥郁,是一款清爽干净的沉稳香。”

  店员有些意外:“您是我们家的粉丝吗?”

  “她啊,对香水研究有一套。”全忆骄傲的说,“那就给我拿这款白色瓶子的吧。”

  不远处的一行人站在那处久久未动,邓尧上前提醒:“岑总?”
  岑晔正注视着那处,接连两次的意外遇见让他脑海里很轻易的搜寻到那三个字:宁 清晓
  他若有所思的盯着那处,末了,不知想到什么,俊眉微微一挑,嘴角扯了个不咸不淡的笑。
  亏他还替人赔了个珍藏花瓶,人家倒是把他忘的一干二净。

  “岑总?”助理小心翼翼的叫他。

  闻言,岑晔关了手上的平板,抚平手腕衣袖的折痕:“去门店把这段声控录像调出来。”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最近气温持续上升,很多人都抱怨说早上去上班的时候,还没走两步就会出一身汗,进入办公室后也总是担心同事们会因汗味对自己“敬而远之”。为了避免出现如此尴尬的场景,很多女生都想要挑选一款香味高级的香氛洗衣液来拯救自己,让衣物可以持久留香、掩盖汗味。而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就做到了这些,不仅香味清新自然,还有着不错的去渍力、护衣功效!

有什么好用的香氛洗衣液推荐?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留香持久

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是由真我香水创作者、法国香水大师Calice调香,整体将果香、花香以及木质香结合在一起。前调巧妙地混合了清甜的蜜桔和清冽的香草,虽是果香但又不会不过于甜腻。中调选择了馥郁不庸俗的茉莉与玫瑰,再加上后调宁静悠远的广藿香和琥珀,让香味的层次丰富又不失沉稳,衣服洗完后闻起来很舒心清爽!值得一提的是,这款洗衣液的香氛源自法国南部高纬的格拉斯玫瑰,这种玫瑰一年仅开一月,一枝只开一花,格外珍稀独特。而格拉斯不仅是盛产高端珍稀品种玫瑰的地方,它还是世界香水之都、调香大师的孵化中心,是无数香水爱好者心中的圣地。经过大师百次调香创作而来的梦幻格拉斯玫瑰香型,可见品牌的用心良苦!

此外,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还采用了微胶囊留香爆香黑科技,洗涤过程中留香微胶囊附着于衣物,穿上衣服后纤维内的微胶囊在不断摩擦中生香爆香,能72小时持续绽放花香。这样即使早上由于暴晒出汗,衣服所散发出的香味也能掩盖住汗味,避免同事闻到汗味的尴尬情况。

有什么好用的香氛洗衣液推荐?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有效去渍

当然,挑选香氛洗衣液时也不能只关注香味,还得看洗衣液的洁净能力。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中添加了天然酵素成分,能够靶向去除油渍、汗渍、血渍等顽渍,达到深层洁净的效果。即使生活中不小心将油渍弄到衣服上,也只需要将换下来的衣服用它稍微浸泡一会儿,再轻轻一搓,油渍就会消失不见了。女生们用它之后就可以放心穿浅色衣物,完全不用担心洗不干净啦!

有什么好用的香氛洗衣液推荐?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强力护色

同时,立白还考虑到女生们的衣服都是五颜六色的,洗衣服的时候还得分开洗,会很麻烦。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采用了纳米护色科技,纳米粒子在洗涤过程中可以牢牢地锚固脱离出来的染料分子,将它们团团包围,锁住色素,防止色素再次沾染到衣物上,从而起到非常好的护色防串色的作用,达到保持衣物原色、防串色的效果。因此,如果用这款洗衣液来洗白色衣服和彩色衣服,洗完后白色衣服可以更白,彩色衣服能够更加艳丽!

对于大部分人来说,选择一款香气高级的香氛洗衣液能让自己平凡而琐碎的生活变得稍微精致一些。立白大师香氛天然洗衣液就是如此,不仅去污能力很强,每次用它洗衣服的时候,房间内还能闻到清新怡人的玫瑰香味,让人感觉洗衣服就是一种享受。当然,更重要的是,穿上用它洗过的衣服,自己也像是自带香氛一样,身上会一直带有馥郁的芳香,再也不用担心衣服上有异味啦!

免责声明:本文为企业宣传商业资讯,仅供用户参考,如用户将之作为消费行为参考,凤凰网敬告用户需审慎决定。

我要回帖

更多关于 有宝宝的房间可以放香薰吗 的文章

更多推荐

版权声明:文章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点击这里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点击添加站长微信